当前位置:
首页
> 财政文化 > 财经论坛
把握好稳增长稳杠杆与防风险的动态平衡
发布时间: 2019-12-19   来源: 经济参考报

日前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我国金融体系总体健康,具备化解各类风险的能力。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压实各方责任。笔者认为,在当前新的内外环境下,稳杠杆、保增长成为我国经济工作下一阶段的目标。

当前,我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趋势并没有改变,但同时也要清醒地意识到,我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三期叠加”影响持续深化,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此时,一味地大力去杠杆显然已经不能满足稳增长的要求,稳杠杆将会有助于经济的进一步企稳。

从我国宏观杠杆率的走势来看,虽说去杠杆于2015年开始,但在2017年之前,我国都处于宏观杠杆率快速增长的阶段。一方面,宏观杠杆率的快速增长为我国经济发展带来了增速与活力的提升,而另一方面,持续增长的宏观杠杆率也带来了潜在的债务危机,并埋下了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隐患。2018年,在连续数年去杠杆之后,我国的结构性去杠杆工作取得了显著的成效,然而随着国内外的风险挑战与我国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从去杠杆变为稳杠杆已成大势所趋。

根据2019年前三季度我国宏观杠杆率的数据,三个季度分别取得了5.1、0.7、1.6,共计7.4个百分点的上升,保持上升趋势是当前阶段宏观杠杆率的特点。一季度较高的宏观杠杆率也带来了超预期的经济增长,而随着后两季度宏观杠杆率增速放缓,我国经济增长速度也逐步放慢,但在2020年我国的经济发展中,宏观杠杆率需要起到较大的助力作用。

当然,以稳字当先为前提,稳增长也并不能仅靠加杠杆,如何保持稳增长、稳杠杆以及防风险的动态平衡更为重要。从结构上看,宏观杠杆率主要由四个部门组成,分别是居民部门、非金融企业部门、政府部门以及金融部门,稳杠杆也理应从这四个部门作为切入点进行。从居民部门看,房贷和消费贷是前期居民部门杠杆率攀升的关键因素,随着近年来我国坚持“房住不炒”的基本定位、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愈发严格,以及对曾经野蛮生长的消费贷监管趋严,居民部门杠杆率增速略有下滑,在消费已然成为我国经济增长主要驱动力的前提下,一定要对居民部门杠杆率投入足够的重视,使其处于正常水平,避免过高的杠杆率对消费产生挤出效应。

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调控应是下一阶段稳杠杆工作的重点所在。由于国企承担了大量稳增长、保就业的职能,在融资软约束的背景下,其杠杆率上去容易下来难,加之我国直接融资发展迟缓,实体经济杠杆率居高不下也就成为自然。稳企业部门杠杆率必须要从结构方面入手,主要是对“僵尸”国企以及融资平台进行杠杆管理,同时大力发展直接融资,优化融资结构,缓解中小企业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由去杠杆到稳杠杆,宏观杠杆率的变化对于政府部门而言最重要的是在于制度层面需要作出相应变动,在由去到稳的过程中,政府对于赤字率以及地方隐性债务要有较为全面的考量,提前形成有效的制度化约束。金融部门杠杆率近年来降幅明显,银行表外业务收缩显著,考虑到下一阶段稳杠杆的工作要求,银行信贷也要作出相应的结构性调整,在收缩表外业务和影子银行业务的同时,加大对中小企业信贷支持力度,纠正信贷资源错配现象,进一步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的能力。

收藏】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